Lydia

害怕…恐慌

不太敢睡觉,感觉睡觉毫无意义

今天剪了头发,特意看了优土拨的教程然后手残剪的像狗啃的

凌晨五点半刚睡下的我,突然感受到脑内灵光一闪,顿时从床上弹跳起来,跪在书桌前写下了Evolution论文Outline,并在结尾处留诗一句:

垂死梦中惊坐起,
奋笔疾书奥特烂。

DAY1 1.4 降落到伦敦第一天,抑制住心里的恐慌,pretend to be normal…提着是自己一半重的行李,幸好有老爷爷帮忙。“Good luck!"他说。

Day2 这两天去吃了pizza,fish&crisps,在Oxford Street上置办了家具o(≧v≦)o喜欢伦敦的双层巴士,不过不能cash,尴尬…逛街超开心,有可能的话希望找找自己的2/3码…

Day3 正式开学enrollment。上错了一节research课程,不过幸好也是这节课让我提前进入状态,小伙伴们都很友好,而我感受到了英文水平的不足…叹气。

Day4 1.17有点恐慌,每天一个人吃饭…今天的tutorial课程乱七八糟…开始适应这里的习惯与孤独。开心的事是帮助了一个锁门的小伙要钥匙,公交站给一个UCL小伙指路…感觉要好好学习了。

记录一个斑斓的梦

全身受到牵引,向上飞去,
渐渐有浅粉色的云层,瑰丽无边,

云中竟藏着一架飞行机,
而手心里正有钥匙,
一切好似谙熟于心,全盘理所当然:

开门,操纵机器,
向上飞翔,向下俯冲,
翱翔云端,无比惬意自在。

我的好室友Q要被换到其他寝室,只是因为有个少女被落单了。

有很多话可以向道貌岸然的辅导员小姐辩论,然而当Q愿意大义凛然地保护落单少女,感觉自己的辩论立场轰然倒塌。

大家都懂得团结和友爱,只有我还像个抢不到好朋友的小女孩,应该“鄙视自己的灵魂”。

还有很多很奇妙的因素。

比如为何偏偏换走Q而不是其他的少女?
因为Q脾气好懂得体谅,最会委屈自己成全别人。

比如为何不从落单少女的原寝室室友开始劝解?因为她们最作,无法轻易劝服。

比如为何落单少女不发声而辅导员小姐全盘操控?
因为站在“道德制高点”,坚信我主张的是绝对正义。一边声称“大前提是听取大家的意见”,一边果断安排。

我的好朋友秉持着“善良”离我而去,我的老师秉持着“关怀”批判反对者。我感到“委屈”与“不公”,似乎却应该“无地自容”。


吃掉了第五颗糖,明明考雅思的时候都忍住了!
现在真是好怀念复习英语,写论文真是一个字一个字坑,太心累了。

爸爸转了10000来报名CFA,我心都哭了。
好害怕自己考不出,考完期末以后依旧沉浸在学海中。千万不能放松,LYDIA小姐。

想到雅思作文上的WARNING,连呼吸都痛了…作为一个脸盲症患者至今对于考官的白眼历历在目。上天保佑七点五,拜托各路神仙了,感觉又是一个要去静安寺烧香的日子。

我觉得自己太委屈了…

一定要努力赚钱买大房子,到时候有无数房间招待姥姥姥爷二姨姥七大姑八大姨。

最好买多个房子,把二姨姥这种随意装下。

省得自己天天在自己房间里还要睡沙发,还要像照顾小孩子一样照顾老太太还只能孝敬不能反抗。

乖。

好开森,从初中到现在的大家性格都有些傻傻的不变哎,最开始还怕陌生不适应,结果拍拍拍瞬间就把你们带回来了。

一起坐尚未开放的摩天轮~(≧∇≦)
打打闹闹的样子还是那么吵闹。